• 北京交管局:北京“端午节”期间机动车不限行 2019-07-06
  • 抗战胜利70周年东方主战场影像馆 2019-07-06
  • 中生代女演员“不用焦虑” 2019-06-27
  • 西安市出台《意见》助推网络市场经济发展 2019-06-26
  •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-06-26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7
  • 黄山风景区:“四位一体”救援,筑牢安全屏障 2019-06-03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欧洲科学院院士刘康美丽中国与生态文明 2019-05-29
  •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-05-27
  • 简评白玛央金的《牧羊女的傍晚》 2019-05-26
  • 山西太原:亲子阅读过假期 2019-05-17
  • 2018年宁夏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启动 2019-05-05
  • 草原旅游--内蒙古频道--人民网 2019-05-0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必须夺取“反腐斗争压倒性胜利”? 2019-05-02
  • 弘扬“上海精神” 构建命运共同体 2019-05-01
    1. 指叉球怎么投
    2. 武冈文学
    3. 网络小说
    4. 素色风衣,肉色丝袜包裹着小腿精致无比,身材无可挑剔的女子

    棒球重回奥运:素色风衣,肉色丝袜包裹着小腿精致无比,身材无可挑剔的女子

    作者:小说人网 时间:2019/4/23 16:26:24 2840人参与 0 评论

    指叉球怎么投 www.led5g.com 素色风衣,肉色丝袜包裹着小腿精致无比,身材无可挑剔的女子



    第一章 伤别离

    正午时分,军区大院,某房间。

    一个穿着素色风衣,肉色丝袜包裹着小腿精致无比,身材无可挑剔的女子,眼神犹豫,看着白发老者。

    “爷爷,他真的非走不可吗?”

    老者皱眉无奈:“三年多时间,他建功无数,全身二十多处中过子弹,5mm以上的刀伤四十七处,到现在还有几个弹片没取出来,浑身上下,除了脑袋,没有一处零件是原装货,你说,现在他自己递退役申请,说要回家陪老婆孩子,组织能不批么?”

    “可,他还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呢,还说过最爱的人是我呢???!”南初夏恨恨的握着拳头:“他从没说过自己还有老婆孩子的??!大骗子,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??!”

    “这小子说他参军之前老婆怀孕的事儿他自己都不知道……我就更得放他走了!我也相信他当年突然离家参军是有难言之隐……”

    “你!你向着他还是向着我???我是您亲孙女!”南初夏跺脚问道。

    老者摇摇头:“我向你,但信他。我带的兵,我心里有数?!?/p>

    “那我就在这等他,要他跟我说清楚??!”风衣女子噙着眼泪倔强说道。

    五分钟后,另一房间。

    老者看着这个战功赫赫,如今年仅二十出头的男子,表情复杂,不舍,不甘,不悦。

    “小辰,你的退伍申请组织同意了,但是你和初夏的事,我忍了很久了,原本不打算说的,可是老子实在忍不住了!”老首长摸了根烟点上。

    “六年前你说你当年从军入伍,是因为家破人亡,无家可归,但是你没跟组织说过你还留在家里一个女朋友吧?”老首长问。

    “是?!毖畛降阃?。

    半个呼吸之后,老首长又问:“我就不说你现在说走就走,对不对得起组织的培养了,大丈夫顶天立地,你要回去见老婆女儿我理解,可是……你让对你心心念念的初夏丫头怎么办?那可是我亲孙女儿??!”

    说到这儿,老首长神情动容,手腕几乎有些颤抖:“你说!你让她怎么办?!”

    南初夏,是老首长的孙女儿,杨辰从军而来,从最初的新兵蛋子,一步步成长,异常的顺利,从b级战力,一步步达到s6!成为直捅敌人心脏的一柄尖刀,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同时,也牵动了自己那宝贝孙女儿的心。

    “你和初夏搞对象,我从来没拦着!你是优秀的兵,初夏是我孙女儿,这我不反对,可是,你突然冒出一个老婆女儿来?你说说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???你把初夏置于何地?!你说糟糠之妻等你六年,初夏不是也陪你玩儿了六年?!旁人的青春是青春,我孙女的青春就不是青春?我特么……真想抽你丫的??!”

    说到这儿,见杨辰一直不说话,老首长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最后停住了。

   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
    大丈夫顶天立地,生不能做陈世美,退伍申请中,杨辰已经写的很明白了。

    事实上,老首长也清楚杨辰做的根本没错!若是放在自己身上,自己怕也会这么选的,他就是替自己的孙女儿不甘!

    房间内的气氛依旧压抑,只有烟丝在滋滋啦啦的燃烧,一根烟抽完,接着是第二根,第三根……很快,房间中,再次烟雾弥漫起来。

    最终,依旧是老首长打破了僵局。

    “罢了,初夏在外面等你,你们俩这边的事,你自己跟她解释解释吧……”

    “另外,我要提醒你,她昨天晚上听说你跟她搞对象之前就有女朋友,到今天女儿都五岁了这个情况,一口气打爆了六个沙袋,骂了你一千多次混蛋,我都听着呢,我这孙女儿,可从来没为谁这样过!一会,她可能会揍你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?!?/p>

    杨辰无语:“……好,我去跟他说?!?/p>

    杨辰掐灭了烟,起身告辞。

    六年前,第一次见到南初夏,她一袭军装,干净清爽,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,以此形容,最合适不过。

    南初夏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,行为意识更是从小受军人熏陶,身材高挑,俏美的脸蛋儿高山流水,无可挑剔,当年杨辰并不知道自己离开,女朋友还在等……对南初夏心生爱慕是情理之中的事儿,两人关系越走越近,谈婚论嫁也不远了。

    谁能想到多年之后出了这层变故?

    怀着愧疚,不安,自责等种种情绪,杨辰去了南初夏所属的队伍,南初夏不在。

    又去了南初夏的住处,这丫头也不在。

    杨辰早已想好了,要杀要剐,也随了她,的确是自己对不起她,可是,连续找了四个地方都不见南初夏的影子,杨辰才明白过来,这丫头,是躲着没打算见自己吧。

    杨辰笔直地站在南初夏门前两个小时,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退伍申请批复之后四个小时内必须离开,这是规矩。

    最终,杨辰撕下了自己唯一能带出部队的肩章,庄重严肃的放在了南初夏的房间门口。

    “初夏,蓉蓉孤儿寡母等我六年,我若不回去,实在良心难安,至少,等我偿还了这六年吧,六年之后,我如果有机会能重新站在你身边,要杀要剐,要打要骂,我都随你!”

    斜阳洒在杨辰的肩膀上,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,身子,更是照的发亮……庄重行军礼之后,杨辰转身离开,那一刻,躲在三楼角落看着这一幕的南初夏,葱白玉指捂着嘴,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??薜乃缏叶?,可是,她没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声音!坚强,固执,她不想让杨辰看到自己柔弱的模样。

    南初夏哭到伤心处,渐渐蹲在地上,脑袋埋在膝盖中,喃喃道:“杨辰,你的蓉儿等了你六年,我南初夏又何尝不是陪你玩了六年?真以为我南初夏军人子弟不会玩枪需要你教?不会玩刀需要你陪么?真以为我南初夏是什么男人都能靠近,任谁都能让我牵肠挂肚么?你错了??!大错特错了你……”

    ……

    事实上,看着杨辰离开的,又岂止南初夏一人……

    军区老首长花甲之年了,也是握紧双拳红了眼眶。

    “臭小子,出去混最好别给我丢人,辜负我孙女儿可以,你若再辜负了那孤儿寡母,最后让我发现确实是你人品有问题,我一定饶不了你??!只是,苦了我这宝贝孙女了……”

    006dWytCgy1fr4317buzpj30u00ir754.jpg

    第二章 近乡情怯

    一天后,龙城,T3国际机场。

    杨辰拦了个出租车:“师父,解放路走不走?”

    他提前探来了消息,宁蓉蓉就住在解放路。

    司机点了根烟,上下打量杨辰一番,道:“外地人吧?解放路要解放咯,一大片都在拆桥修路,拆迁搞房产,路不好走,要绕远的,不打表一百块!”

    “没问题?!?/p>

    “上车!”

    六年时间,龙城日新月异,从之前的一个边陲小城,一跃发展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超一线浮华之都,往远处看霓虹闪烁,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蚂蚁一般来去匆匆。

    半个小时之后,司机一脚刹车:“到了!”

    终于到了……

    近乡情怯。

    付了车钱,杨辰提着破旧的帆布包,扫过这即将被拆的廉租社区。

    这一片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老旧四层建筑,窗户上的漆皮已经脱落的不成样子了,木门被磨的掉了好几层,不过主人似乎很爱干净,窗明几净的,只是,这玻璃也是几十年的旧物件儿,如心里的创伤一般是擦不掉的。

    杨辰是下午三点赶来的,整个院落都没人,空荡荡的,以至于杨辰观察了好一会,也完全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宁蓉蓉的住处。

    站在门口连续抽了几支烟,路过的人都异样的眼神看着杨辰,这时候,杨辰瞳孔一缩!

    收租箱!

    想及此处,杨辰立刻跑过去,门口那破旧的水电收租箱上清楚地写着,03户,户主宁蓉蓉!

    宁蓉蓉……今天,就要见到了么?杨辰总算松了口气,没找错地方,可是,那一刻开始,却是心跳没由来的加快。

    自己不辞而别从此渺无音讯,留下已经怀了孕的她辛辛苦苦,现在女儿都五岁了,杨辰不敢想,这么多年,她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?

    “你找谁?”

    四点钟,一个清澈空灵的丫头声音,突然间从杨辰的背后传来,没等杨辰回头,那丫头便道:“奶奶,院子来客人了……”奶声奶气的音调让杨辰精神一振,赶忙回头!

    这时候,入眼可见,一个头发斑白,身体已经佝偻的老妇人慌慌张张的进来,见到杨辰发梢散乱,还以为是疯子呢,下意识的把那个走路踉跄的小丫头揽在了怀里。

    “你找谁?”老妇人警觉的上下打量杨辰,问道。

    “我……我是来租房子的?!?/p>

    杨辰随便搪塞一句,算是解了老妇人的戒备之心。

    上下打量杨辰一番:“哦……这房子就是我的,04户空着,也只有这一间房了,你要租的话我去给你拿钥匙,你进去看看?!?/p>

    “哦,好?!毖畛叫Φ溃骸靶恍荒??!?/p>

    老妇人转身去了门口的房间。

    这时候,杨辰的眼神,才逐渐落在这懵懂水汪汪大眼睛的丫头身上,短发齐耳,干净清爽,衣服是旧的,但是洗的干干净净,已经发白了,然而,这丝毫遮不住女儿的空灵清秀之感,小丫头呆呆的望着杨辰,懵懂的好像看什么都稀奇。

    杨辰尽量不让自己的动作过于夸张,避免吓到这丫头,小心翼翼的蹲下来,幅度刚刚好,让自己与丫头一样高,这才和蔼问道:“丫头,你叫什么?”

    “杨素素……”

    “你姓杨?”杨辰猛然间一个激灵。

    五雷轰顶,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感觉,让杨辰浑身一震,脑袋一片空白,轰隆一声耳鸣起来。

    “对呀,叔叔,你姓什么?”丫头憨态可掬,如小猫一般,小孩天生有分辨好人坏人的因子,站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,她奇怪的居然一点不认生。

    “很巧,咱们俩同姓,我也姓杨……”

    “叔叔,你怎么哭了?”

    半晌,杨素素怯生生的小手举起手帕递给杨辰:“麻麻说哭了就不漂亮,不能哭哦~”

    “没……?!毖畛降纱罅搜劬εΦ陌蜒劾嵬探ィ骸笆钦庋烫绷?,呛到了……”

    “略略略~你骗人哦!”丫头旋即笑了起来,笑的花枝乱颤,可爱极了,更是把杨辰的心,扎的生疼,像是一柄尖刀,扎的人生疼。

    ……

    “来了……”很快,老妇人拿着钥匙走出来,帮杨辰打开了04户的门。

    开门之后,一片扬尘,土腥味儿很是刺鼻,可是,杨辰就是觉得非常满意。

    久违了的感觉,熟悉又温暖,所以,杨辰不假思索一口敲定:“我就要这间了!”

    老妇人吃惊的看了杨辰一眼,虽说,大城市不好混了,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可挑剔的很,这房子已经很久没有租户了。

    其中,倒是有不少富家公子哥儿借着租房名义过来,其目的是想搭讪接近自己闺女宁蓉蓉的,最后都被大妈毫不犹豫的赶走了。

    见杨辰这么痛快,房东大妈也有点疑惑,是不是又是西装革履的公子哥儿,假借租房之名来勾搭他们孤儿寡母的?

    只是,见到杨辰这副打扮,以及骨子里那份倔强,再加上房东大妈详细了解一阵之后,才算放下警觉心。

    杨辰迅速交了三个月的房租,把身上所有的整钞全都拿出来,交了钥匙,这房子就算是自己的了。

    通过攀谈,关系瞬间拉近许多,杨辰这才找到机会详细问了蓉蓉的一些情况。

    “这是您孙女儿???”杨辰看着素素故意问:“真可爱,太招人喜欢了?!?/p>

    “不是……”

    老妇人摇摇头:“你邻居家的丫头,妈妈上班去了,我闲着没事儿,没儿没女的,老伴儿走了之后这房子就剩下我一个人,平时没事儿就帮她带带女儿、”

    这是杨辰早就预料到的结果,又问:“女人带着孩子?”

    “是??!”房东大妈说到这儿,迟疑了一下:“你是做啥的?”

    “多年前我也是龙城人,刚从外地回来,先安顿下来就打算出去找工作?!毖畛剿?。

    “这样啊……”房东大妈点头:“你既然要在这儿长住,我跟你说说邻居的情况,你们以后也好相处,邻里邻居的也好有个照应?!?/p>

    “好,您说我听着?!毖畛降?。

    “素素,你先回房间玩儿,奶奶一会儿带你去买菜,好吗?”房东大妈把孙女儿支开。

    “好!奶奶再见,叔叔再见……”杨素素可爱的挥了挥小手。

    “嗯,再见?!毖畛饺套≡谘劭衾锎蜃难劾?,挥手告别,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此情此景岂不恰恰如此?

    送走了丫头,房东阿妈说:“你可千万别小看我这破房子,追到家里来的豪车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……”

    “???为什么?”杨辰一愣。

    006dWytCgy1fr432g1wn8j30j80bzmxi.jpg

    第三章 亲闺女

    “隔壁03户,不是我亲闺女,但是胜似亲闺女了,但是我这闺女可比任何人都坚强,我打心眼里佩服她,一把屎一把尿的独自拉扯大女儿,多年前,男人不辞而别,甚至连自己老婆已经怀孕了都不知道,后来,无数的人劝她再找一个好人家,可是她都直接拒绝了,一点不带考虑的,我这闺女可漂亮得很,等你见到就知道了……”

    “我看出来了,孙女儿这么漂亮,她妈妈漂亮是应该的?!毖畛叫Φ?。

    “那是?!狈慷舐璧靡庖恍Γ骸笆率瞪?,以前我也劝过她再找一个,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儿真的太不容易了,可是,她就是固执,固执的很啊,再后来我渐渐懂了,也就不劝了,反正老婆子我半截入土了,就帮她带带女儿,生活上也能帮衬一下,只是苦了她了,那负心汉狼子野心的男人,一走多年渺无音讯,真不知道人心怎么能这么狠……”

    说到这儿,房东大妈也动容,眼眶微红,恨恨道:“若是有一天他还敢回来,我一定替蓉蓉和素素,狠狠地给他杨玄机两个耳光解解恨??!”

    杨辰苦笑一声。

    这大妈,又怎会知道,如今站在他眼前的杨辰,就是当年的杨玄机,她口中的“负心汉,陈世美?!?/p>

    “或许,是有难言之隐也说不定呢?!毖畛剿婵谒盗艘痪?。

    却没想到大妈很是激动:“什么难言之隐能让他放着老婆女儿不要?!就是人渣而已!”

    杨辰难受的没再多说。

    房东大妈想起来要买菜,便起身告辞,临走之前说:“外面就有百货超市,生活用品你自己买,水电是物业统一收的,按照门口的收纳箱清单缴费就行,还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跟我说……”

    “好,谢谢您?!毖畛剿档?。

    “嗯……”

    之后,杨辰找房东大妈借来了笤帚等打扫一遍,一着手就忙到了下午三点钟。

    ……

    这时候,突兀的!

    院子里一声巨响,一条板凳隔着围墙扔进了院子,砸烂了窗户和不少花花草草。

    紧接着,踢踢踏踏很多人的脚步声迅速传来。

    杨辰一顿,军人天生的敏锐让他瞳孔一缩,瞬间冲了出去。

    只见,几个人高马大带着纹身刺青的人迅速冲了进来,房东大妈刚在院子里转没两步,见到这几个人,迅速抄起凳子拿出电话说要报警,显然,房东大妈很清楚这些人的来意!应该是老朋友了。

    杨辰立刻站在大妈前面,丫头杨素素听到这声音也跑了出来,吓的“哇!”的一声就哭了……

    “呵呵,宁蓉蓉呢?让她出来!就说讨债的来了,该还钱了??!”

    “呜呜……坏人来了,我要找妈妈……”

    房东大妈双手掐腰,抄起一把板凳握在手上,冲着这群人破口大骂:“你们这些不要脸的,讹人还上瘾了!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?!”

    “呵呵,报警?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黑纸白字,说到哪儿都是光明正大,老太婆,我问你,报警有用吗?”

    杨辰紧张之际,赶紧冲到素素跟前把素素抱起来:“素素别怕,没事儿……”

    这几个大汉,明显的不怀好意,说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话时候,很显然的底气都不足,只是,杨辰想不明白蓉蓉怎么会纠缠上这种人。

    按照宁蓉蓉的性格以及杨辰对她的了解,上大学时候宁蓉蓉就是不问世事的清纯玉女,怎么会搞的出现有人上门讨债这种情况?

    “大妈,到底怎么回事儿?蓉蓉欠了什么钱么?”杨辰赶紧问道。

    “欠个屁?。?!”房东大妈双手掐腰拿出手机就要报警:“闺女生完了女儿开销大,蓉蓉迫切要找工作,结果歪打正着就中了一家皮包公司的套了,去了之后这家公司非但拖欠工资,说话做事还过分的很,就是一群臭流氓无赖!蓉蓉宁死不从第二天就不去上班了,结果这群人却以劳务合同做威胁,把合同造假,要让蓉蓉赔偿五十万的违约金!找上门好几次了……”

    说到后面,大妈小声道:“这群臭无赖,叫警察来都没用,警察来了他们立刻就收敛,警察走了他们转眼就变脸……蓉蓉都有心自认倒霉给他们五十万了,可是,这孤儿寡母的哪有五十万啊……”说着,大妈默默擦了把眼泪,闻着伤心听者落泪。

    杨辰听到这话,眼神变了变,没人注意到,他额头处的青筋迅速爆了起来。

    “艹!废话真多!”为首的大汉手持棒球棍指着杨辰:“哥们儿,好奇心害死猫,别人家的闲事少打听,小心别把自己搭进去!”

    “滚??!”为首的说完,后面一个拿着棒球棍的指着杨辰吼了一句。

    说完,大汉舔了舔嘴唇,笑笑,看着房东大妈:“老太婆,你说话不要添油加醋!呵呵……我们可没说非要宁蓉蓉那女人还钱的,钱换不上,可以肉偿啊,我们老大早就说过了,肉偿也不是不可以,一次算五万,十次就还完了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    为首的大汉哈哈大笑,他身后的一群小弟就开始跟着乐,哈哈大笑,完全没有避讳素素还是个不足五岁大的孩子。

    “你们……你们这群狗杂种,真是猪狗不如!满嘴喷粪,老婆子我跟你们拼了??!”

    房东大妈受不了这种恶心的谩骂,气不过抄起板凳冲上去就要砸!

    杨辰眼疾手快,迅速伸手拦住了大妈,旁边的杨素素年纪虽小,居然也知道护着奶奶,伸出小胳膊拉住了奶奶的袖口,怯生生呢喃一句:“奶奶不要过去……”

    不经意间,杨辰居然一步步走向了这一群壮汉。

    “我最恨别人拿武器指着我?!毖畛饺先险嬲婵醋拍歉瞿冒羟蚬鞯难忌嗝蹦凶?。

    “巧了,我最喜欢指着别人……”

    鸭舌帽男子本想装逼多说两句,结果话音未落杨辰猛然间一跃而起,一脚轰出,那家伙毫不费力直接被踢飞出去十米开外,“嗷!”的一声嘴角淌血!

    “喂,小子,干什么你?!”那大汉注意到杨辰的眼神,居然没由来的打个激灵,抬高了声音给自己壮胆。

    杨辰:“给你长长记性,以后出来混,别一口一个她妈的!”


    第四章 打脸

    杨辰话音未落,为首的大汉还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,但见杨辰一个侧踢飞过来,整个人像是弹球一般,身子一轻,被杨辰直接一脚踢飞了出去!

    那爆炸一般的力量,几乎是眨眼间,胡大发两百斤的体重“彭!”的一声,呈“弓字形”倒飞,重重砸在了后墙上,仿佛地面都随着胡大发落地抖动了起来!

    且,众目睽睽之下,杨辰根本没停下来,于同一时间再度出手!

    “不还钱就肉偿么?你这张也嘴废了!”

    杨辰说完,他的怒气更是撺掇的浑身抖擞,每靠近胡大发一步,眼中的杀气,戾气,也更弥漫扩散,使得空气仿佛骤然变的阴冷无比!

    顷刻间!

    杨辰一拳砸出,胡大发瞪大了眼睛,想要呼救,可是,还没发出声响,就被王浩一拳砸翻在地,腮帮子直接错位扯到了脑后……猩红的血,瞬间喷了出来!

    “砰!”

    “砰砰??!”

    杨辰的拳头,像是天降奔雷,速度极快, 一拳比一拳狠!

    不偏不倚全都落在胡大发的脸上,他本人,更像是发疯了一般!

    “啊,不要……”胡大发早已被逼到墙角,眨眼间十几拳轰在头上,皮开肉绽,砸的胡大发血肉模糊!

    可是,杨辰根本就没停手,最后拼尽全力一拳破空而出,胡大发眼珠子“噗”的一声从眼眶喷了出来……

    而整个过程,前后仅仅十秒钟。

    杨素素看到这画面,吓的一个激灵:“奶奶,我怕……”

    “别怕,别怕,奶奶在……”房东跟大妈迅速把杨素素揽在怀里不让他看这现场。

    但见,胡大发一点点,后背贴着墙,慢悠悠的滑落下去,浑身瘫软成肉泥,再没了呼吸……

    十秒钟之后,愣在当场的十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,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,浑身颤抖,双腿发软……

    一个个吓得面如死灰,手上那仅有恐吓之用的棒球棍,钢管,板凳腿儿,一个个桄榔桄榔全都杵在了地上,几乎难以呼吸,窒息一般?。?!

    “发哥死了??!”

    “哗……”

    不知道小弟中谁吼了一声,这下,十几个人瞬间气势全无,欺软怕硬的猫猫狗狗原本就如垃圾废土一般,杨辰根本没放在眼里!

    “这小子简直是个疯子??!”

    “他怎么这么强……”

    “快,给萧哥打电话,给萧哥打电话??!”

    “哥们儿,我们无冤无仇吧?你到底是谁,劝你不要强出头,出人命了对谁都没好处……”

    威胁,却也底气不足,这群人早就吓的双腿发软几乎尿裤子。

    而朴实的房东大妈,操劳一辈子,何曾见过这种场面,张嘴想劝杨辰别再惹麻烦赶紧走人,可是,张了张嘴,却发现早已被吓的无法发出声音。

    然而,这事儿并不算完,杨辰从来不喜欢委屈自己,如今回来了,更不肯能委屈了老婆女儿。

    “这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的,欺负人欺负到家了,你说,你们是不是该死?”

    杨辰道:“你们主子是谁?”

    “萧哥……不,是萧天龙……”

    杨辰:“给你们主子打电话,就说欠他钱的宁蓉蓉,男人回来了,让他带着合同过来找我,我亲自给他钱?。?!”

    “你……”那小弟嘴角抽搐,趴在地上浑身颤抖盯着杨辰,颤巍巍看着地上那部杨辰从胡大发身上踢过来的手机,抬手捡起也不是,不理会也不是,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  事实上,萧天龙纯属欺诈宁蓉蓉,谁不知道?

    事实上,萧天龙只是仗着叔叔的江湖势力做了个皮包公司而已,根本就不算秘密,,

    他的主要业务是做民间高利贷的,之所以和宁蓉蓉扯上关系,也只是见宁蓉蓉长得漂亮,又没什么依仗,身后无人才胆大妄为罢了。

    眼下转眼两条人命,这疯子却还不打算罢休,若是老大萧天龙真的来了,今天这事儿就真的要闹大了!

    不,不是要闹大了,是已经闹大了!

    ……

    杨辰摸了根烟出来,轻车熟路的点上,眼神掠过众人:“打!”

    “好,好??!我打,我打……”

    这疯子声音不大,却总能震慑力极强仿佛能刺破人心!这群人一个寒颤抄起手机赶紧打给了萧天龙!

    横竖都是死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!

    ……

    与此同时,某高档会所,一名西装男子正在调戏这会所穿青色旗袍的迎宾小姐。

    正是萧天龙。

    萧天龙见会所内那旗袍女子生的美貌,便凑过去:“美女,请问你们这儿有特服么?”

    “有,先生去里面找我们经理……”

    “不用,我就要你!”

    “我不做这个的先生……”

    “两万!”

    十分钟之后,某高档房间,萧天龙站着,双手托着那旗袍美女的脑袋狠狠的前后摇晃,这时候,手机响了……是胡大发的手机号。

    被坏了好事的萧天龙本就不爽,接了电话更是没好脸色:“喂!胡大发,我说了,要不来钱就把宁蓉蓉给老子带来,别她妈有事儿没事给我打电话坏我好事,ok?”

    这时候,电话另一端,带着哭腔的小兄弟支支吾吾道:“萧,萧哥……发哥死了……”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萧天龙的动作戛然而止,肩膀夹着手机示意旗袍女子让开,提起裤子之后,正色捏着手机:“怎么回事儿?你们在哪?”

    “ 在……在宁蓉蓉家,宁蓉蓉的男人回来了,他……他一拳砸死了发哥,还,还点名说要你亲自来找他拿钱……”那小弟说话的时候都带哭腔了。

    这说法哪儿是让萧天龙来拿钱?分明就是威胁萧天龙上来领死??!

    听到这话,萧天龙忽然就笑了,嘴角一丝冷笑,轰然一拳砸在墙体上,墙皮脱落,石屑四溅:“有意思,原来宁蓉蓉还有男人……”

    “让我去亲自去拿钱?我在龙都还没见到这么狂的呢,有意思,真有意思,好,你跟他说,让他等着!”

    “是,是,萧哥,我们等你?!?/p>

    ……

     


    .


    0
    感谢鼓励,多谢打赏!
    资讯上传:小说人网     责任编辑:武冈人网   

    网友评论

   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!请文明发言,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(*)

    0条评论

    还没登录,马上登录! 登录立即注册
    请登录
    热门评论

    作者资料

    个人专辑

    作者文章推荐

  • 北京交管局:北京“端午节”期间机动车不限行 2019-07-06
  • 抗战胜利70周年东方主战场影像馆 2019-07-06
  • 中生代女演员“不用焦虑” 2019-06-27
  • 西安市出台《意见》助推网络市场经济发展 2019-06-26
  •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-06-26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7
  • 黄山风景区:“四位一体”救援,筑牢安全屏障 2019-06-03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欧洲科学院院士刘康美丽中国与生态文明 2019-05-29
  •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-05-27
  • 简评白玛央金的《牧羊女的傍晚》 2019-05-26
  • 山西太原:亲子阅读过假期 2019-05-17
  • 2018年宁夏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启动 2019-05-05
  • 草原旅游--内蒙古频道--人民网 2019-05-02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必须夺取“反腐斗争压倒性胜利”? 2019-05-02
  • 弘扬“上海精神” 构建命运共同体 2019-05-01
  • 2019法甲冠军摩纳哥 迷你世界百度版下载游戏 守望先锋世界杯2017 激战2跳跳乐位置 幸运月电子 球球大作战棒棒糖怎么刷 皇家贝蒂斯vs巴列卡诺 莱切斯特城和伯恩茅斯足球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时间 ag娱乐平台 iphone手机捕鱼达人2金币修改 北京赛车pk10官网地址 微信彩票竞猜安全吗 江苏快3开奖遗漏数据 图感觉彩票走势图 赛车pk10计划群